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混沌剑神 > 第两千两百零五张 前往荒州(二)
“那好,就去荒州!”剑尘略一迟疑,便果断同意了,荒州,他的确有不得不去的理由,只因光明圣殿就在荒州。

实际上,自从他来到圣界之后,他的光明圣力便难以前进分毫了,至今为止,他的光明圣师境界,都还停留在天元大陆的那个阶段。不是他不想提升,而是他没有后面的修炼功法。

期间,他也不是没有考虑过自创功法,只是每一本功法被开创出来,无不是耗费了漫长的岁月,经过无数次的推演与尝试才形成的。因此,自创功法对于剑尘来说,显然不合适。

“我这里有星空图,上面清晰的标注了圣界四十九大洲,八十一大星的准确位置,以及一些绝对不可能涉足的禁区。”一听剑尘决定去荒州,玄明顿时大喜过望,立即将自己的星空图交个剑尘,一副生怕剑尘走错路的摸样。

荒州,也是玄明的家,玄明的心情剑尘完全能理解,他从玄明手中接过星空图,对着凯亚说道:“事不宜迟,我们现在就出去吧,一定要在青鹏王脱困之前,赶往荒州。”

旋即,剑尘控制还真塔在虚空裂缝内寻找出去的空间通道。

在圣界,他和凯亚二人合力之下,可以勉强的撕裂空间进入这里。但是在这虚空裂缝内,剑尘和凯亚二人却是绝对不敢这么做,哪怕是剑尘的混沌之体已经臻至第十三层。

因为这里实在是太凶险了,可谓是步步险境,哪怕是有一丁点能量波动产生,都有可能成为一根导火线,引来更加强烈的危机。他们若是在这里全力出手,恐怕还未撕裂这里的虚空,就已经酿成了可怕后果。

毕竟,他们可没有青鹏王那般可怕的实力,可以无惧这里的任何威胁。

因此,要想出去,他们还得另寻他法。

但剑尘有还真塔护身,只要不孤身外出,这虚空裂缝内的任何地方他大可去得,因此没花多长时间,他便寻到了一处通向外界的虚空裂缝,这裂缝很小,仅仅只有一米来长。

剑尘没有丝毫迟疑,他立即将还真塔缩小至手指头大小,从这一条小小的裂缝内冲了出去。

然而,刚来到圣界的虚空中时,便是一股股强大的能量余波卷席而来。

只见在不远处,一头体型异常庞大的星空猛兽,正在与一名浑身浴血的老者激烈大战。

无论的星空猛兽,还是那名老者,实力都是异常的强大,大战形成的能量余波形成一股可怕的风暴卷席在星空中,崩碎了星空,交织出密密麻麻的空间裂缝。

而还真塔,则是从其中一条空间裂缝内冲出来的。

剑尘并未多管闲事,小心翼翼的隐匿起来,冲向远处的虚空,因为无论是那只星空猛兽,还是那名老者,都不是他能对付的了的。

而那名老者,完全被星空猛兽给压制,正在全力作战,显然没有发现体积非常小的还真塔,最终让剑尘控制的还真塔,几乎是从他眼皮子底下溜走。

“还好,我现在所在的位置,正好在八十一大星的赤云星附近,以我目前的速度,一天的时间就可以赶到,希望来得及。”星空中,剑尘收起了还真塔,拿出玄明交给他的小型虚空飞船,展开星空图,全速朝着附近的赤云星赶去。

玄明的这艘虚空飞船,等级颇为不俗,速度非常快,原本剑尘预计要一天的路程,最终只耗费了两个时辰的时间,便来到了赤云星。

这一次,剑尘没有带上凯亚,他重新易容之后,便孤身一人踏上了赤云星,径直来到赤云星上的一个跨洲级传送阵面前。

“荒州,五百枚五彩神晶一人,记住,身上所携带的空间法宝内不得有任何生灵存在,否则的话,一旦被阵法检测出来,那后果可是十分严重。”看守跨洲级传送阵的卫兵一脸严肃的告诫剑尘。

一听到这个传送价格,剑尘也是暗暗咂舌不已,他知道跨洲级传送阵的价格很高,可以难倒一位始境强者,但也没想到竟然高到这种地步。

一百枚极品神晶,方才能兑换一枚一彩神晶,十枚一彩神晶能兑换一枚二彩神晶,十枚二彩神晶能兑换一枚三彩神晶。依次类推,要想兑换一枚五彩神晶,可是足足要消耗一万枚一彩神晶,若是换算成极品神晶,一枚五彩神晶,就相当于一百万颗极品神晶。

而传送一次,竟然要消耗五百枚五彩神晶!

不得不说,这传送一次的价格,可谓是贵的离谱。

剑尘深吸了一口气,颇有些肉疼的拿出五百枚五彩神晶交出,然后面无表情的走向传送阵。

而镇守在跨洲级传送阵附近的卫兵,则是紧紧的注视着剑尘,在通过传送阵的途中,都有专门的阵法,可以检测出有没有人以空间容器携带生灵通过。

在圣界中,几乎所有跨洲级传送阵的掌控着,为了维护自身的利益,都会绝对禁止任何人通过空间容器带着生灵通过。

这并不是会影响到传送阵的稳定,仅仅是维护利益而已。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在圣界中,有不少实力颇为不弱的家族势力,宁愿通过虚空飞船在虚空中漫长的赶路,也不愿乘坐跨洲级传送阵。

不过剑尘却毫不担心检测阵法会检测到自己携带了人,还真塔毕竟是顶级神器,可不是随随便便的一个阵法就能检测出来的,就连安置青怡轩和黑鸦的那座神殿,也被他留在了还真塔中。

最终,剑尘顺利的通过了检测阵法,通过跨洲级传送阵离开了赤云星,赶往荒州。

在剑尘离开赤云星时,虚空裂缝内,青鹏王也终于从时间漩涡内冲了出来,看着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的还真塔,脸色变得无比的难看。

“竟然连痕迹都消失了,看来我被困的时间不短。不过,我有你的一滴鲜血,无论你逃到哪里,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青鹏王咬牙道。

......

云州南域,东安郡天元家族,一间以粉*调为主,被装饰的十分温馨的房间内,小灵与小金二人正坐在一张小桌子前,一边吃着灵果,一边先聊。

就在这时,一名黑色长袍,相貌平平的老者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小灵的背后,形如鬼魅一般。

这名老者的出现,第一时间被坐在小灵对面的小金发现了,这让小金瞳孔猛然一缩,当即站了起来,厉声喝道:“你是谁?”

这名老者一脸和善,他目光带着好奇的盯着小灵,心中却是感到迷惑不已,暗道:“这名小女孩,也不过仅仅本源境修为,不知主人为何让我亲自来接她?”

“呀!老爷爷,你是谁啊?你是怎么进来的?”小灵也发现了站在自己身后的老者,天真的小脸上写满了惊奇。

这名老者没有说话,也没有显露丝毫气息,看上去就宛如一个普通人似地,他盯着小灵打量了片刻,然后小心翼翼的拿出一束发丝。

这束发丝,被他双手捧着,似极为重要似地,且神态间更是流露出恭敬之色。

PS:微信上发了一张还真塔的图片,想要看的兄弟们,请关注逍遥威信公众号:xinxingxiaoyao110。或者直接搜索心星逍遥也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