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混沌剑神 > 第两千四百六十九章 目的达成
    原本一脸不耐烦的小蛮,一听到剑尘这个名字,神色顿时一动,她双目放光的盯着矮小老者,惊呼道:“你刚刚说什么?剑尘...剑尘就在外面,那是不是剑尘哥哥?”

    一听到剑尘的名字,就连紫韵的眼睛也是一亮,她猛然盯着矮小老者,一双美目光芒闪闪,乏着奇异色彩,有着一丝丝难以掩饰的期待和激动。

    “剑尘?真的会是他吗?这么多年没见,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紫韵心中暗道,在她脑中,情不自禁的浮现出当初自己与剑尘相识的一幕幕。

    矮小老者点了点头,道:“就是那个剑尘,不过现在,他似乎成了武魂一脉的传人。”

    “我要见剑尘哥哥,让剑尘哥哥进来,我要和剑尘哥哥谈。”小蛮一脸兴奋的说道,当初在开天家族,她就以炙炎黑金为条件让开天老祖解救剑尘,结果剑尘自荒州上消失的无影无踪,不知去向,这让小蛮心中遗憾了好久。

    如今,时隔多年,她终于再次听到剑尘哥哥的消息,这让她非常激动。

    虽说她与剑尘相识时间不长,可当初在虚空战船上第一次碰见剑尘时,剑尘的出手相助,就让她心中对剑尘充满了感激。后来在沧海神宫,她与紫韵遭受众多神王境高手的追杀,陷入穷途末路之境,最终也是剑尘出手相助,才让她们两姐妹得以活命。

    并且就连她得到沧海神宫的认主,也少不了剑尘的帮助。

    这一系列的经历,使得在小蛮心中,不仅对剑尘产生了一种信任,甚至已经有了一些依赖,开始将剑尘当成自己的亲哥哥来看待。

    “这恐怕不可能,沧海神宫已经被众多强者联手压制住,在这种情况下,就算剑尘想进来, 也根本进不来。”沧海神宫的器灵一脸的苦涩。

    “那...那该怎么办呐。”小蛮苦着脸,感到头疼不已。

    紫韵犹豫了会,对着小蛮说道:“小蛮,现在我们已经快走投无路了,等沧海神宫的能量耗尽,我们终究会落到那些人手里,到时候我们面临的将会是什么下场,那可就很难说了。与其如此,那我们还不如与武魂一脉结盟,再怎么说剑尘也是武魂一脉的人,我想,我们与武魂一脉的人结盟,再不济,也要好过那些对我们穷追不舍的强者吧。”

    紫韵的话在小蛮心中显然很有分量,一听此言,小蛮当即就一点头,道:“那好吧,既然剑尘哥哥是武魂一脉的人,那看在剑尘哥哥的份上,我们就和武魂一脉结盟吧,我相信剑尘哥哥是绝对不会害我们的。”

    ......

    “魂葬, 你们武魂一脉的人为何还不出手,难不成是在养精蓄锐,等我等消耗过大时,坐收渔翁之利?”沧海神宫外面,又有一名强者发出大喝声。他见魂葬始终盘膝坐在武魂山上,心中隐隐感觉有些不对劲。

    “武魂力极其玄妙,不是武魂一脉的传人,根本就无法洞悉其奥妙,魂葬,莫非你是在通过武魂力那神奇诡异的能力,暗中对沧海神宫做手脚?”一名身穿紫金战甲的人开口说道,身上战意升腾,有杀伐之力缭绕。

    此人,是圣界中一个大族的王者,战力极强!

    同时,他也是场中所有顶尖强者中,唯一一个不将武魂一脉放在眼中的强者。

    魂葬缓缓的睁开了眼睛,他目光看向众人,嘴角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也罢,既然大家都想要我们武魂一脉出手,那我们就出手吧。”

    “武魂大阵!”魂葬一声低喝。

    闻言,剑尘眼中精光一闪,从魂葬的举动中,他已经知道小蛮同意结盟了,当即不在有丝毫迟疑,立即与其余人等结成武魂大阵。

    武魂大阵,乃是武魂一脉征战所用的著名大阵,并不复杂,剑尘早在传承圣地中,便已经掌握。

    随着武魂大阵一施展,剑尘顿时感觉自己的精气神,似乎和另外几人联合在一起,开始尽数朝着魂葬狂涌过去,令得此刻的魂葬,身上汇集了武魂一脉足足八个人的所有力量。

    并且,随着武魂大阵的形成,就连脚下这座虚幻的山魂,似乎也与魂葬融为一体, 令得魂葬,能够任意的抽取山魂之力。

    顿时,魂葬身上气势开始节节攀升,如海啸般凶猛的浩瀚能量在他身上波动,发出恐怖的震荡余波,令的虚空都起了丝丝涟漪。

    “情况不对,大家小心!”那名身穿紫金战甲的强者脸色一变,立即出声提醒。

    魂葬此举,一看就是出了全力,仅仅是为了消耗沧海神宫的力量,何须如此。

    “魂葬,你想干什么?”与此同时,另外几名太始境强者也发出怒喝声,全部都在戒备。

    “不好,他要打破我们对沧海神宫的镇压,快阻止他......”那名身穿紫金战甲的强则很快便洞悉了魂葬的意图,立即出声提醒。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只见魂葬已经来到沧海神宫面前,瞬息间便释放出五道武魂破魂术,五道武魂破魂术,化为五根无形的利剑,直接刺入将沧海神宫束缚的铁链中。

    这根铁链,是一件中品神器,束缚沧海神宫,它起到了很大的作用。

    “啊!”顿时,铁链中传来了一道充满痛苦的惨叫,由魂葬施展的武魂破魂术,威力之强, 绝非剑尘所能比拟的,五道武魂破魂术齐出,当场让这件中品神器的器灵遭受重创,让铁链光芒暗淡。

    而魂葬,在射出武魂破魂术的同时,便已经在全力出手,在他的身上,汇集了武魂一脉八大传人的力量,外加武魂山山魂的力量,使得他现在的实力,变得空前强大,他直接一拳击出,力量恐怖而骇人,崩裂了虚空,将数名太始境强者对沧海神宫形成的封印打出来一道缺口来。

    他的左手,更是直接抓住了一截铁链,用力一扯,只听“哗啦”一声,整条铁链都被他从沧海神宫上扯了下来。

    沧海神宫,顿时恢复了自由!

    “魂葬!”身穿紫金战甲的王者发出一声怒喝,他手持一根战矛直接朝着魂葬隔空刺了过来。

    顿时,战矛上绽放出炽目的光芒,恐怖的能量汇集,带着天地大道之力洞穿了虚空,直接出现在魂葬面前。

    魂葬的双目骤然变得一片黑暗,目光猛然凝实战矛,有无形的武魂力爆发而出。

    顿时,战矛一阵颤抖,光芒暗淡,刺向魂葬的速度也是为之一缓,让魂葬从容躲开。

    “魂葬, 你们武魂一脉竟然坏我好事。”与此同时,另外几名顶尖强者也是暴怒无比,纷纷凝聚大道之力,化为五彩斑斓的恐怖攻击洞穿星河,将魂葬笼罩。

    他们都心知魂葬武魂力的力量,因此根本不敢动用神器,生怕器灵受到伤害,让神器威力骤减。

    而这时候,沧海神宫已经化为一道残影,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落到了武魂山的山魂上,便化为拳头大小漂浮到剑尘面前。

    “剑尘小家伙,我们小主人对你可是非常信任,你可莫要辜负了小主人,我就暂时交由你保管,后面的事,等离开这里了再说。”在剑尘耳边,传来了沧海神宫器灵的声音。

    人影一闪,魂葬的身影也出现在武魂山上,他目光望着漂浮在剑尘面前的沧海神宫,脸上露出淡淡的笑容,道:“目的已经达成,没必要浪费力气与他们做无谓的争斗,我们回去吧。”

    “魂葬, 你们武魂一脉太过分了。”武魂山外,身穿紫金战甲的王者悬浮在星空中,联合另外几名顶尖强者,对武魂山发动猛烈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