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萌妻十八岁 > 第一千零一十八章 男人婆的笑
卓越和贞子,就这样,被老总才和那个女人赶了出来。
乖乖地开着车子离开了别墅。接下来,两个助理都不知道去哪里,但是唯一确定的一件事情,就是必须去找到总裁,也不知道总裁现在在什么地方?于是,卓越开着车,这个女孩子拿着手机,拨通了这个非常熟悉的号码,总裁的号码。
这个号码不知道报了多少次,也不知道和这个号码通过多少次电话。
这个号码对于这个女孩子来说已经是耳熟能详。
但是这一次——
“卓越,我觉得,总裁正在气头上,谁跟他讲话都是来气,所以我想,这个时候应该让总裁静静,而不是去打扰总裁。所以我觉得不要给他打电话,也许他需要一个安静的环境,他说一个人静一静才好呢。谁叫他摊上了这事,自己的亲生母亲居然绑架自己心爱的女孩,而且是三番五次地迫害自己心爱的女孩。作为一个男人,无法保护自己心爱的女孩,本来就是一种错误。然而他的母亲还三番五次地迫害自己心爱的女孩,这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非常的憋屈。”
贞子一边说着话,一边闭上了眼睛。然后将手机那么自然地插进了口袋里。这个女孩子真的不打算打电话了,因为,这个女孩子虽然没有谈过恋爱,但是完全理解这种感觉,一个男人无法保护自己的女孩子是一种什么样的憋屈的反应?
是一种什么样的屈辱?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又睁开了眼睛,然后这样正正规规地看着旁边的卓越。看了一会儿,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其实这个女孩子想说的话是:如果以后你是我的男朋友,你会不会听你妈妈的话?
贞子羞于开口,虽然这个女孩子大大咧咧什么话都敢讲。但是在感情这方面,这个女孩子从来不开玩笑。这个女孩子心里对这个男孩子有一点点感觉,但是这个男孩子却始终没有意识到自己喜欢的女人到底是谁。
他一直固执地认为他爱的女人是林晓寓。是那个做别人小三的女人。然而,在关键的时刻,这个男人总是想起了身边的这个女孩子。潜意识里面总是想着这个女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
连他自己也搞不清楚。
难道身边的这个女孩子对自己有一定的依赖性吗?
其实也可能不是的,也可能是产生了一定意义上的依恋……
“我喜欢你。”
啊?!
贞子就这么一个神经,听见那么四个字。什么意思啊?
这个女孩子一下子没有反应过来,一下子不知道该如何回应。
脸上总是感觉到火辣辣的。
是害羞了吗?
是不好意思了吧?
都不是的,其实最重要的是一片持久的尴尬。
他说什么?这个男人他在说什么?这个男人他在对谁说话?我喜欢你,对谁这样说?这个女孩子一下子顿住了,一下子凝固了,似乎所有的血液在她的血管里全部停止不动了。似乎所有的现象,对于这个女孩子来说都是僵硬的,僵硬得就像冰块似的。
“贞子,当我对林晓寓说出这四个字的时候,我记得当初我的心爱的女孩子是非常感动的。虽然那个时候我心爱的女孩子他还没有喜欢我。当然了,他现在有没有喜欢我,我也不知道呢,其实吧,我也知道林晓寓她心里有人,其实林晓寓是一个痴情的女孩子,虽然那个方面,那个方董事长并不是很专一的男人,但是可怜我那个心爱的女人总是对他一厢情愿的,其实很多人都认为,我那个心爱的女孩,迷恋对方泽董事长,是看上他的钱,或者是看上他的权利,其实只有我明白,我心爱的女孩子绝对不是那样的女孩子……”
原来她说的是给另外一个女孩子说的话?
原来如此!
原来不是说自己,原来这个男人不是对我说我喜欢你,原来是一场误会,原来是听错了吗?
原来是搞错了对象。
这下子,这个女孩子一下子就松了一口气,但是接下来他的心里非常的恐惧非常的寂寞。
因为她的心里冰凉冰凉的。
因为这个男孩子说,我喜欢你并不是对自己说的,这样,这个女孩子非常的失望失望透顶。于是这个女孩子保持着沉默。
不保持沉默,又怎么样呢?难道要这个男人说,不要喜欢林晓寓吗?
“贞子,你觉得怎么样?我想了那么久吧,我觉得如果一个女人不爱这个男人,那么老是纠缠也没有意思。老是去用自己的热脸贴别人的冷屁股,我总觉得不是那么一回事。所以呢,你给我一点意见,你是女孩子应该了解女孩子,你觉得林晓寓有可能喜欢上我吗?有可能爱上我吗?你觉得我和林晓寓之间有可能发展下去吗?如果不可能的话,那么我想我还是趁早结束了吧。毕竟我父母催得比较急,你也知道我就这个年纪了,连一个女朋友都没有谈过。我也想谈一个恋爱,我也想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如果去不到一场……”
卓越继续说着,他在说什么?
他什么意思?
他的意思是想要放弃吗?
这个时候,这个女孩子立马打起了精神,立马从神游之中回神过来。
天哪!这个男人难道他想放弃吗?
难道我有机会了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女孩子立马就来了精神,立马就笑了起来,贞子不屑一顾的脸上,终于露出了笑容。
那个笑容是多么的甜蜜。
这个男人婆一样的女孩子,终于有了像女人一样的表情。
于是这个女孩子扭过头,认真地看着身边的这个男人。
他的心里在想,想什么呢?
这个女孩子一点也不知道。
“贞子,林晓寓也是一个命苦的女人,自从上次摔了下来,上次受伤了,我在医院里陪她,我也知道这个女孩子不需要我陪。也许这个女孩子是不想看到我,或许这个女孩子,她心里压根就没有我。其实上次你亲眼看到的我和林晓寓之间的那种关系,其实都是虚假的。后来我多次想要去看他想去照顾她,但是都被拒之门外。也许这个女孩子已经想通了,也许这个女孩子,他希望找到自己真正的幸福。而我恐怕不能给她幸福。因为我就这个点本事,你也知道我们助理就这点工资,虽然对于工薪阶层来说……”
贞子就这样静静地听着,但是这个女孩子的心里却是汹涌澎湃的,这个女孩子的心里显示有万马奔腾,一下子跌入谷底,一下子又爬到了顶峰,这个女孩子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也不敢相信自己的思维是不是出了岔子。
为什么这个男人要放弃那个女人,那岂不是自己有机会了吗?
想到这里的时候,这个女孩子几乎就要大笑出来。
但是作为女孩子的坚持告诉这个男人婆,这个时候绝对不能直接对这个男人说那个女人不要你,我要你呀,我一直对你有意思的,你看不出来吗?其实我喜欢你很久了,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和你谈恋爱,我想和你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
贞子只是在心里想着,这些话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哪里敢说出口?
虽然平时吧,这个女孩子什么话不敢说?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到了需要表达的时候,这个女孩子还是羞于开口。
原来并不是所有大大咧咧的女孩子什么话都可以说,其实有一些话比如说我喜欢你,我爱你,我想和你谈恋爱这些话对于一个女孩子来说,真的是要说出口难于上青天。
这点话很难表达出来。如果这种话不是男孩子先说的话,那么这个爱情也失去了原本的一点点羞涩。
所以这个女孩子还是希望旁边的这个男人卓越自己先开口,或者是说这个男人先爱上自己那样才对呢。
只是这个男人婆就等待着卓越这个男人开口——
“贞子,我很爱林晓寓,那个方泽——那个方董事长,其实一点也不懂得珍惜女孩子,我觉得这个女孩子是我遇见的唯一的爱人,我觉得我和这个女孩子一定有未来,但是目前这个女孩子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不肯见我。即使这个女孩子受伤了,躺在病床上,这个女孩子也不愿意见我。难道这个女孩子这么讨厌我吗?我是想问问你,对于女孩子的了解,作为一个女孩子你告诉我,这个女孩子不见我是什么原因?难道?”
他还是很爱林晓寓。
贞子刚刚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又不愉快起来。脸上刚刚舒展的笑容,一下子就不见了。
他爱着那个女人,他就这么直白地说着,爱着那个女人。
为什么是如此的直白?
为什么就不能委婉一点呢?
就不会考虑到爱他的女人的感受吗?
就不要考虑到喜欢他的女人的一点点自尊吧?
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这个男人作为一个助理,难道都不了解吗?
这个女孩子真的是一下子就跌入了谷底,一下子就觉得事情又到了绝望的地步。于是这个女孩子不想说话了,不想搭理身边的这个男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