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来自地狱的男人 > 第1687章 意料之外的寿礼!
    “不可能!我不相信!这不可能!”欧阳晟丰顿时六神无主,像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似的。

    为什么会这样?

    那小子不过是王者而已,竟然有资格让八国国主朝他下跪?

    幻觉!

    这一定是幻觉!

    在场所有搏天族人和贵宾们都彻底蒙圈了!

    在在场的可是八国国主啊,就连欧阳震这样的老圣人都没资格让他们下跪!

    可他们却对着眼前这个小兔崽子下跪?这特么是幻觉吗?

    欧阳宇也急忙上前一步,不敢相信的道:“诸位国主,这小子就是个废物,你们是不是认错人了?”

    废物?

    此言一出,八国国主顿时面露怒容!

    “闭嘴!”

    “住口!”

    “你敢侮辱陛下?”

    “找死!”

    一声声愤怒的呵斥,陡然从八个国主口中迸发而出。

    唰!!!

    而就在此时,一道诡怖身影,猛然出现在欧阳宇的面前,一下子扼住了他的喉咙!

    一股腐臭之味,顿时弥漫开来!

    “奢...奢比尸!!!”

    众人瞳孔狠狠一缩,惊恐的看着眼前这个存在。

    似乎不敢相信,这等存在竟然也会出现在这里。

    就连欧阳震,也不禁彻底呆住了,要论年岁来说,眼前这个存在甚至比他还要年老不少。

    就连他都得以晚辈自居!

    奢比尸紧紧扼住了欧阳宇的咽喉,眼中满是惊怖杀意:“敢侮辱陛下,你找死!”

    这句话,宛如晴天霹雳,但是打得在场众人一个措手不及。

    奢比尸,竟然也是为夜风而来?

    这怎么可能!!!

    这个来自于洪荒的祖巫,世界上最古老的生物,怎么会和一个废物扯上关系?

    奢比尸早就来了,只是因为他担心自己身上的恶臭会影响到在场宾客,所以才等候在外面不敢进来。

    可是如今听到欧阳宇如此侮辱夜风,便是再也忍不了了。

    “前辈,请恕罪!”欧阳震连忙上前一步,却是对奢比尸鞠了个躬。

    神态恭谦有力,不敢造次。

    奢比尸淡漠的看了他一眼,却是鸟都不鸟他:“侮辱陛下,他就该死!”

    这!

    欧阳震顿时慌了,奢比尸真打算杀了欧阳宇?

    而在场众人都是表情狂变,这日这寿宴难道要变成丧宴了吗?

    “放开他吧!”

    就在此时,夜风开口了。

    闻言,奢比尸这才不情愿的松开了欧阳宇。

    欧阳宇一屁股跌坐在地,不断的咳嗽,就在那个瞬间,他感觉自己像是一头待宰猪狗。

    对方仅仅只要一动手,就能让他彻底惨死!

    生死,真的是一瞬之间啊。

    而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觉得匪夷所思。

    奢比尸连欧阳震这个老圣人都不屑一顾,结果却听命于眼前这个王者?

    他们这是出现幻觉了吗?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而且,看奢比尸那样子,简直就像是夜风的走狗!

    这小子,竟然能让一个祖巫当他的走狗?

    欧阳震的那些故友们,一瞬间都懵了,纷纷惊恐的看着欧阳震:“欧阳老哥,你这个外孙,到底是什么来头啊?”

    此时,就连欧阳震也是苦笑:“这,我也不太清楚啊!”

    他也没有想到,夜风会给他这么大的惊喜!

    八国雄主,洪荒祖巫,尽皆俯首称臣!

    关键是,这小子还是一个王者啊。

    这是多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就好像一只小白兔在号令狮虎!

    这个小子的身上,有着天大的秘密!

    此时,欧阳晟丰望向夜风的眼神,除了恨意之外,更多的是惶恐!

    是不安!

    这个家伙,真的能杀吗?

    杀了他之后,自己还能活得下去吗?

    他的这些走狗会放过他吗?

    “现在,你们还觉得是我看走眼了吗?”欧阳桦一脸轻蔑的望向目瞪口呆的族人们。

    那些族人们一个个面露骇然,已经彻底吓懵了,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不是欧阳桦看走眼了,而是他们鼠目寸光了!

    夜风不是在说大话,他真的是世界上身份最尊贵的人!

    可...这是为什么呢?

    “你们来干嘛?”夜风皱着眉头问道。

    “听闻陛下家中长辈大寿,我们自然是来祝寿来了。”奢比尸低头说道。

    这个时候在场所有人都坐不住了,因为奢比尸的年数比在场所有人都要高,谁都得尊称一声前辈。

    可如今他们却对一个晚辈如今恭敬,让他们觉得很不对劲。

    尤其是刚才蔑视夜风的那些雄主,此时连肠子都悔青了。

    连洪荒祖巫都要低头的存在,这地位远超圣人啊,这个年轻人比他的母亲还要优秀的多。

    可是他们却与这样的人物,硬生生的错过!

    “有心了。”夜风依旧是淡漠的点了点头。

    这副模样,盛气凌人!

    让众人觉得很不可思议!

    他们要是被这些大人物这样拜访,估计都激动的合不拢嘴,可眼前这个男人却一副漫不经心的模样,似乎丝毫不以为然。

    这!

    太看不起人了吧?

    “上座吧!”夜风对他们说道。

    “多谢陛下!”

    然而,听到这话,奢比尸等人非但没有半点不悦,反而是激动的无法自制。

    因为来这之前,他们都已经做好了被赶走的打算。

    岂料非但没将他们赶走,反而还请他们上座,这令他们激动万分。

    “诸位这边请!”欧阳霖也是满口堆笑,连忙过来带领客人,同时对夜风竖起了大拇指。

    这小子,真给他们长脸!

    而就在此时!

    奢比尸便是恶狠狠的瞪了欧阳宇一眼,欧阳宇顿时浑身一颤,被这远古生灵盯上一眼,他就觉得自己灵魂就要脱壳一般,浑身痛苦不堪。

    而此时!

    一股腥臭味!

    便是飘溢开来!

    所有人定睛一看,欧阳宇竟然吓尿了,裤裆处已经彻底湿透了。

    见状,奢比尸顿时冷笑一声,脸上带着浓浓的不屑。

    “滚!不成器的废物!”欧阳震也是气急败坏,直接一脚便将欧阳宇给踹飞了出去。

    此时,只觉得丢脸至极!

    在场宾客们也都是啼笑皆非,这搏天族的三爷未免也太孬种了点吧?

    “你小子,藏得挺深啊。”欧阳震一把搂住夜风的肩膀,哈哈大笑道。

    “说,这到底怎么回事,这些人为什么称呼你为陛下?连奢比尸那样的存在都得对你毕恭毕敬。”

    “外公,我能不说吗?”夜风哭笑不得,这要是说出去,那岂不就等于是交代了自己的身份吗?

    “行,你不说我也不逼你。”欧阳震也不勉强,脸上带着浓浓的喜色:“好啊,好啊!我就知道,我欧阳震的外孙绝对不会是等闲之辈,哈哈哈!”

    原本,他已经很惊奇于夜风的表现,可是夜风却每一次都将给他带来更多的惊喜。

    这!

    太不可思议了!

    “你小子啊,我都不知道你接下来,还会给我带来多大的惊喜。”

    夜风笑而不语。

    而一旁的晚辈们,尽数脸色煞白,表情难看至极。

    欧阳梅琳和欧阳邵俊的牙齿都快要咬碎了,他们的精心布局,又一次被夜风给瓦解了。

    但是憎恨的同时,他们开始不安了。

    这些大能竟然都奉他为尊,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此时,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是爬满惊慌与不安,无法相信一个王者竟然有大手笔。

    而就在此时,欧阳震的故友们也都纷纷凑上前来,一个个脸上堆着巴结讨好的笑意:

    “这就是欧阳倾雪的儿子吧?果然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欧阳老哥有福了啊!”

    “我第一眼看到他,便知道此子绝非池中之物,如今看来果然如此,日后他的成就必定在欧阳倾雪之上。”

    这些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也都看出了夜风身份的不凡,所以极力想要巴结讨好。

    然而!

    夜风却只是淡淡一笑:“外公,我还有事。”

    而后,便不理会这些长辈,径自离开了。

    那些长辈们也都是一脸尴尬的表情,但却不敢动怒,毕竟是他们瞧不起夜风在先,夜风也不过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罢了。

    他们非但不敢动怒,反而巴结的更加卖力:“老哥,你的外孙,有脾气!像你!哈哈,不错不错!”

    欧阳震也倍觉脸上有光,好像感觉回到了遥远的过去,那些人在夸奖欧阳倾雪之时。

    突然!

    外头传来一声兽吼,而后一股磅礴劲风轰压而来,几乎将整个仙山给掀翻过去。

    狂暴!

    凶悍!

    一头太古异兽,降临此地!

    来者,是一个九头巨蟒,鳞甲森森,硕大如岳。

    “一头兽皇?这是怎么回事!”

    一瞬间!

    在场所有人都懵了,在莽荒之中,太古异兽与人族素来不和,彼此争夺多年之久。

    如今一头太古异兽的兽皇降临于此,难道是来找茬的?

    正当欧阳震等人惊疑不定之时,那太古异兽便是口吐人言,率先开口了:“奉万殇王之命,前来给老圣人贺寿!”

    什么!!!

    万殇王?

    此时,莽荒之内,谁不知道这万殇王是谁?

    一个靠着一己之力,降服一群太古异兽的人类,一个超级狠人!

    未来的圣人!

    几乎没有人会怀疑,万殇王将来能否走上圣人境界!

    那个异类,令人族震惊!令兽族惶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