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女频频道 > 王妃从良王爷请指教 > 第九十章 小包子(二更)


    皇上的龙案上凌乱的放着几张纸,有些皱巴巴的,隐约可见上面写着什么字。皇上坐在龙案后脸上看不出什么异样的情绪来,眼里毫无波动,似乎并没有被纸上的这些东西影响到。可是龙案后,他的双膝上,垂放的双手却已经紧紧的握在了一起。

    一次可以说是假的,有人造谣,可是两次三次,这次更是牵扯出了更多的事情,甚至连自己中毒的事也重新提了出来。这让皇上的心不受控制的又开始动摇了,过去刻意被忽略的事又重新映入了脑海。

    他记得自己中毒那段时间朝阳这孩子是天天都到自己的宫里来请安的,非常的纯孝,事事亲为。相反凤明阳,根本就不曾进宫,就连请安也都是在匆匆来了匆匆就走,连端上来的茶水都没有喝一口。然后是后来有一天凤明阳不知道为何就进宫来了,在宫里待了不短的时间,还对他说了那样的话,再后来就是自己中毒……

    那个时候觉得他故意在挑拨和他朝阳之间的父子关系,可是现在想想却不由得心里发寒。

    凤明阳是不是早就知道了,知道了朝阳的心思,所以才故意和他说那样的话。如果是这样,那下毒的事……皇上不由得面色一变,瞳孔微缩,有些难以接受这个事实。

    然后他不禁也跟着有些茫然了起来。

    他这样做错了吗?他觉得朝阳是个聪慧明理,有仁慈心,谦虚待人诚恳,宽容……是个当好皇帝的料子,加上他是法显大师教导出来的,又是自己心爱女子所生,他有这样的私心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

    至于仪妃,她怎么会是西唐的公主呢,这根本就说不通啊!可是现在却不到他不相信了。

    能当皇上的,还不是个昏君,自然不是没有脑子的了。以前皇上没有往这方面想是因为他不愿意这么想,他的私心,自负让他不能接受自己有判断错误的时候。但是现在,经过了这两年的时间,很多事他都默默看在眼里,不到他拒绝。

    特别是凤朝阳当上了太子之后,一改以前的低调谦虚,变得张扬狂妄自大了起来,墓中无人,对他这个父皇似乎也少了很多恭敬谦顺之心。还在朝廷上大肆扶持自己的势力,打压其他人,而他底下的官员也跟着张狂了起来。

    皇上就算不是明君一个,但是也还远远不到昏庸无能,两眼抹黑的地步。而让他看清楚凤朝阳的原因,更多是因为凤朝阳这个太子所做的一切已经触及到了他的皇权,让他起了不喜之心。

    皇位只能是他给,却不能是他自己动手来抢!这完全是两码子的事!他给的就是继承,他动手抢那就是谋权篡位!这叫他如何能忍?

    “皇上,太子殿下进宫了。”宫人低垂着头弯着腰走了进来禀报道。

    皇上回过神眸色闪了闪,脸上晦暗不明。

    久久听不到皇上的声音,宫人有些奇怪,悄悄的微微抬头偷偷瞄了一眼,结果就对上了皇上阴冷异常的双眼,吓得心一抖,连忙深深的垂下了眼帘。

    “让太子在外面稍等片刻,朕还有事要处理。”皇上说道。

    宫人听了心里觉得很是奇怪,太子殿下以往过来请安,皇上从来都是让太子殿下立马就进来的,不曾说让太子殿下在外面等的。今天起风了,外面可是冷得很,皇上也舍得?

    不过心里是疑惑着,嘴上却已经应道:“是,皇上。”

    宫人弓着腰退了出去。

    凤朝阳站在外面,裹着披风,眼神里有些焦虑,却又不得不装出一副无事的样子,耐心的等着。看到宫人走了出来有些心急的往前走了几步,“父皇是不是让本宫现在就进去?”

    宫人低着头道:“太子殿下现在外面稍等片刻吧,皇上现在有要紧的事处理,暂时没得空见太子殿下。”

    凤朝阳面色微微一僵,似乎有些意外,目光紧紧盯着宫人,“父皇真的这么说?父皇真的在处理要紧的事吗?”不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所以故意冷着他吗?

    “当然了,皇上对太子殿下是何等看重宠爱,太子殿下不是比任何都清楚么?若不是皇上在忙着,什么时候不是立刻就见太子殿下的?太子殿下不要多心,只管等着就是了,皇上很快就会让您进去的。”

    宫人的安慰并没有让凤朝阳舒服多少,因为他心里清楚父皇肯定是知道了外面的事,也肯定是看到了那些内容。说不定这会儿心里还已经开始在意怀疑了,所以这会儿才故意要冷着他,目的就是想要敲打他!

    想到这,他垂放在身侧的手不由得一紧,下颚也收缩了一下,缓缓呼出了一口气,扯了扯嘴角佯装温文的道:“也罢,既然如此,本宫就先在这里稍等片刻吧,不能帮到父皇心里已经是愧疚万分了,又岂能在这个时候打扰父皇呢?”

    “还是太子殿下仁孝。”

    “这都是本宫应该做的,有劳公公了。”

    “不敢不敢。”宫人没有和凤朝阳说太久的话就回去伺候了。

    而凤朝阳则是顶着寒风站在外面,背脊挺直,一动不动,看起来就是一个老实听话的太子,皇上让他等着他就等着。

    不大一会儿他一张俊逸白皙的脸就被寒风吹得通红了起来,鼻子也别冻的连呼吸进去的气体都变成了一根根针,扎得他鼻子疼痛不已,差点连鼻涕都要流出来了,红润的嘴唇也被吹得发白,有些狼狈了起来。这让他有种转身离开的冲动,可一想到现在外面发生的事他又不得不按捺下来继续耐心的等着。

    太子殿下就这样顶着寒风在大殿外候着,来来往往的宫人都瞧见了,心里都觉得已惊讶不已。

    皇上有多喜欢,多器重太子殿下,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了。太子殿下进宫见皇上的时候从来都是宫人进去禀报,转身太子殿下也会被请进去,何曾见过今日这般的情景。

    这是怎么了?难道太子殿下要失宠了吗?

    凤朝阳不是不知道周围过往的人对自己的隐晦打量,他心里是恼怒不已,可是面上却不得不佯装出一副淡然淡定的样子,目不斜视。这么一等就足足等了半个时辰!他整个人都吹僵了,几乎不会动了!

    听到宫人来传话说可以进去了,他脸上都做不出什么多余的表情了,只得是僵硬的点了点头。

    被领到大殿外,一踏进去,扑面而来的暖烘烘的气息让他浑身都变得舒坦起来了,整个人从隆冬进入了春日一样,让他控制不住的喟叹了一口气。

    但是他没有心思多想别的,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请安道:“儿臣参见父皇。”

    皇上坐在龙案后翻阅着奏折,听到他的请安声抬眸看了他一眼,“起来吧,看你这样子,今日天冷也不知道找个地方避避寒,就这么站在外面,是不是傻?”

    听到皇上这熟稔的语气,凤朝阳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儿臣还没有见到父皇,又怎么能因为天寒就躲起来的?况且儿臣身为男子,若是连这点苦都吃不了,那以后还能干什么大事?父皇还在辛勤处理朝廷政务,儿臣又岂能偷懒?”

    皇上眸色微微一沉。现在已经开始和他这个皇上相比了吗?

    “见朕什么时候都不晚,还是自己的身子要紧。你现在已经是太子了,要知道照顾自己。”皇上淡声说道。

    “多谢父皇关心,儿臣为了父皇也一定会好好照顾自己的。”

    皇上嘴角动了动,没说话,又低下了头批阅起了奏折来。

    凤明阳起身也不敢坐下来,抬眸看着上面的人,眉心飞快的蹙了蹙,思索了一下才一脸关心和诚恳的道:“父皇,儿臣见父皇事务繁忙,儿臣就不多待打扰父皇了。”

    皇上闻声终于放下了朱笔抬头正眼看着他,半响才道:“也罢,朕孤忙活好一阵子了,既然你来了,朕正好休息一下。你在外面等了这么长时间,想必也是有什么事想跟朕说的。如此就到暖阁坐坐吧。”

    两人到了暖阁,宫人手脚迅速的送上了热茶点心,然后皇上才问道:“说吧,今日进宫是为了什么事,让你值得在外面顶着寒风等了这么长时间。”

    皇上当不知道凤朝阳心里着急,现在皇上当面这么一问,他又不知道该如何说起了。

    “怎么,有什么为难的吗?当着朕的面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凤朝阳想了想起身走到皇上面前跪了下来,“父皇,儿臣有错。”

    皇上放下了杯盏,饶有兴致的问:“哦?你何错之有?朕怎么不知道你什么时候犯了错?”

    凤朝阳一咬牙说道:“父皇,前几日燕京城里不知道怎么的就突然被人张贴出了许多不知所谓的东西,上面都是对儿臣的污蔑!即便儿臣已经及时处理,但依然避免不了的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响。这是一错。”

    “怎么,难道你还有二错,三错不成?”

    “父皇,儿臣二错便是当时父皇中毒,证据都指向了八弟,儿臣一时心急便没有多做考虑便相信了那些所谓的证据,委屈了八弟,导致八弟愤而离京,去了西唐京都。三错是儿臣不该因为想要八弟回来将事情说清楚,就想着让西唐将人送回来而动兵,让两国交战。”

    “这都是儿臣的错,是儿臣思虑不周,致使事情一步步的发展到了如今这地步,让八弟怨恨儿臣甚至是父皇,甚至是连自己的国家都抛在了后面。更惹来了现在的事,导致京都人心惶惶。”凤朝阳跪在地上低垂着头一副羞愧的模样,字字句句语气真诚,让人闻之心里触动不已。

    皇上也是如此,到底是自己疼爱了多年的孩子,即便现在心里已经有所怀疑了,但也做不到一下子就对他失去以往的喜爱。况且现在事情到底是怎么样的还不清楚,万一真的是有人故意挑拨,他又上当了,那最后岂不是会伤了他的心?

    一切都已经等到水落石出的时候再定夺。

    皇上叹了一口气,至此态度终于是缓了下来,“起来吧,你已经是太子了,不要再动不动的就下跪,有失你太子的威严。”

    凤朝阳摇了摇头,“儿臣能当上太子全因为父皇的信任和器重,儿臣今日所得的一切都是父皇给的。若是儿臣不能胜任太子,反而是儿臣自己丢了属于太子的威严。这应该是儿臣自己努力挣来才对。”

    “起来坐吧,朕这样和你说话也累。”

    凤朝阳这才起身拘谨的坐在了一旁,“父皇,儿臣希望父皇能再给儿臣一个机会,让儿臣有将功折罪的机会。”

    皇上沉吟了一会儿才道:“既然是你惹出来的事,那自然也应该由你负责解决了。只是你可千万不要再让朕失望了!”

    “儿臣定不会辜负父皇所托!”

    和进宫时的神色凝重相比,凤朝阳出宫的时候脸上的神情已经松缓许多。

    他进宫的时候原本就担心父皇会因为最近燕京城里的事怀疑自己,甚至不让自己插手。如果是这样,那对他而言就不是一个好消息了。万一真的被父皇查出了什么,那他可就真的危险了。好在,父皇对他还是信任的。

    凤朝阳有些庆幸,也有些得意。

    他想起了凤明阳,父皇可以轻易的放弃凤明阳,但是对他,父皇不会轻易放弃的。

    或许最近他应该多利用一下母妃的事,唤起父皇对母妃的爱和愧疚,这样于他而言才是有利无害的。

    走着走着凤朝阳模模糊糊的觉得自己是遗漏了什么东西,但是他的心被太多的事情充斥着了,脑子也堆满了事情,根本就没有精力去多想其他的便急匆匆的出宫去了。

    太子府现在是每日都派人在燕京城里四处巡逻,防止有人又出来作妖,做出什么对太子,对太子府不利的事情。不过太子府这一举动落在燕京百姓眼里似乎又多了另外一层的意思。若不是心虚了,为何这般紧张?

    于是乎燕京的议论声更大了,舆论也越来越往不受控制的方向发展。只是这个时候凤朝阳正在焦头烂额的忙着那些四处乱张贴的纸带来的负面影响,毕竟因为这件事,朝廷上那些不死心的老东西又揪住不放,在早朝上一个劲儿的说,让他烦不胜烦。

    梅府里,梅玉书今日难得空闲的在府里逗弄自己的儿子。

    两人的儿子现在已经一岁了,完全继承了两人的容貌上的优点,长得粉雕玉砌,圆润可爱,而且还很机灵,就是脸上的神情少了点,似乎遗传了梅玉书之前的面瘫,喜欢发呆,常常是自己坐在那里靠着靠垫一坐就能坐一两个时辰的那种,让人惊叹好笑不已。

    梅玉书在竭力逗弄自己的儿子,想让他配合自己叫上一两声的,但是奈何他儿子完全不理会他,低着头摆弄自己的小玩具。杨嬑则是坐在一旁做着女红,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两父子,脸上含着幸福的笑容。她生完孩子人也跟着丰腴了一些,没有以往那样瘦弱了,身上也多了几丝少妇的风情,让梅玉书时常是视线都不离,怎么看都看不够。

    “老爷,严大人来了。”梅玉书身边的小厮走了进来禀报道。

    杨嬑听到小厮的话不由得放下了手上的女红,见他脸上的淡笑一收,眼里闪过了一抹异样的光芒,便笑着说道:“你有事忙就去忙吧,孩子放着,我看着。”

    梅玉书起身收拾了一下然后俯下身子在儿子白嫩的脸上亲了一口,“爹去忙了,你自个儿完吧。”

    一直不理他的奶娃这个时候倒是给面子的抬头看了他一眼,还哦了一声。即便如此,梅玉书也是十分的心满意足了。

    经过杨嬑身边的时候看到她比成婚前丰腴了一些的脸蛋,面若桃花,眼眸清亮的样子,他心里不由得一动,情不自禁的俯下身子,在她反应之前,在她唇上亲了一口,低声道:“我看你也忙了一阵子了,休息一下吧,小心伤了眼睛。晚上我想吃你做的菜。”

    杨嬑羞红了脸,飞快的看了自己的儿子一眼,见他还是低着头似乎并没有看到,这才娇嗔的瞪了他一眼,嘴上却应道:“好,今晚我下厨。”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脸蛋这才走了出去。

    杨嬑看着他离开的背影,又看了看坐在榻上穿得圆滚滚,玩得入迷的儿子,不由得幸福的笑了笑,心里的满足之情几乎要溢出来。

    可是一想到自己的好友,此时还远在西唐,也不知道到底怎么样了,她这心又不禁担忧了起来,眉宇间染上了几分轻愁,微微叹了一口气。

    榻上的小包子听到自己娘亲的叹气声,不由得抬起了圆滚滚的脑袋,盯着自己的娘亲看了看,一张白嫩的脸蛋不由得紧绷了起来,神情严肃。似乎在思考为什么方才还笑着的娘亲为什么一下子又叹气起来了。



    ------题外话------

    哈哈哈,看到这个小标题是不是以为阿南要有小包子了?没想到这个小包子其实是杨嬑和梅玉书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