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e体育电竞|ope电竞官网|ope

新笔趣阁 > 都市言情 > 超神肉盾 > 第十四章 暗涌
    “再来!”路君从地上跳起来勾手。

    “再来!”路君从地上跳起来先给自己刷了个自愈术,然后勾手。

    “再来!”路君先给自己刷了个自愈术,然后跳起来勾手。

    一整个上午过去,路君累的筋疲力尽,要不是有自愈术,估计现在自己就要躺地上起不来了。

    对方虽然只用虎形三式,一扑之后便是一摔,一噬,一虎摆尾,然而这三式在金峰手上用出来,自己却怎么也无法防备。

    好在有荆棘反伤,总是能打断对方的攻击,让对方无法趁势追击。

    路君发现了荆棘反伤的另一个好处,哪怕现在反弹强度只有30%,对于比自己实力强悍的炼体士来说难以造成伤害,却总是能打断对方的进攻。

    而且小伤累积起来,也是能变成重伤的。

    自己有自愈术,炼体士可没有。

    若是自己修炼到大成,反弹70%攻击强度,炼体士也要受不轻的伤,更不用说仙术士了。

    何况自己还有增强身体的化木术。

    路君对自己未来的道路有了些许把握。

    一边刷反伤,一边刷治疗,再有着强悍的肉体强度,不得不说,这三枚果子包含的术法堪称强悍。

    “路哥,你是仙术士啊,还是木系仙术士,何必练近身战斗?”金峰在低声说道,他倒是没什么事,毕竟是炼体二星的身体强度,哪怕将实力压到一星,身体强度却不会变。

    仙术士很少有精通肉身相搏的,大多都是远距离施法,以及使用各种法器。

    只有仙术士中最为有名的金系剑仙,才精通近身战斗。

    除此之外,各系擅长各有不同。

    如木系仙术士,擅长催生植物、治疗以及诸多控制系仙术,在森林区域实力强悍,是队伍中最不需要近身肉搏的对象。

    路君摆摆手,自己的事不想对人说。

    比如自己识海中的那棵树,虽然有不少好处,却有着不小限制。

    便是每一层都需要一颗果子来突破,否则就会卡在关隘。想来这是为了避免被传承者只修炼功法境界,而放弃其他,也算是用心良苦了。

    如自己之前,就是一直卡在通脉三层,直到果子成熟后,才突破到第四层。

    好在三颗果实够自己突破到第六层了,短时间内不用担心再遇到关隘,这点倒是比修炼其他功法,第三、五、七层都要突破关隘要容易得多。

    而在结出三颗果子的树枝上,还有一行字:人于天地,如世间野草,历经磨难,生长消亡,遇得一线生机便勃尔发之。此之道,亦是如此……需要经历无数磨砺,自万险而成一果……

    如同树枝上的字所说,修炼这《万生灵卷荆棘篇》需要锤锻肉体,压榨肉体潜力,并且吸收元气才能结成果实。

    而每一枚果实都有着不同的功效,或者是特殊效果,或者是特殊法门,

    自己虽然是木系仙术士,与其他人不一样,却是走着近身战斗路线的,用战斗锤锻肉身,压榨肉身潜力凝结果实,以此来更快的成长。

    钻入识海看了一眼,路君发现识海中又凝结了两枚果子,其中一枚竟然是中阶荆棘之果,让他心情颇为愉快。

    中阶荆棘之果,13/2000。

    路君心中盘算一下,13应该是今天对练时反伤的次数。

    这么算来,一个月才400点,要5个月才能突破?虽然不快,但也不慢。

    至于另外一枚果子,则是万生灵果,不知道做什么用的。

    目前进度是1%。

    “还是要提高对练强度才行,争取在进入仙院之时,将这两颗果子凝结出来。”路君心中打定了主意。

    吃过午饭,路君瘫在沙发上划开光幕,查找一品木材的信息。

    而金峰于陆则是挤在一个光幕面前玩游戏,俩身高一米九以上,体重超过250斤的大汉挤一块儿玩游戏,这画面怎么看都挺有喜感。

    “生命树(伪),詹氏硬度4100,八年一年轮,一千三百年成材,木属,自愈力强,是制作木系法器、低阶法杖和生命药剂的主要成分之一……市场价格两万五千信用点……”

    “火晶木,詹氏硬度4200,五年一轮,五百年成材,火属,制作火系法器与低阶法杖的材料之一,市场价格八千信用点……”

    “啧,不便宜啊。”路君看着光网上的价格有些感叹,上面的价格计量单位可是斤。

    盘算一下,自己现在最好是用一品木材入门,而入门起码要一百斤,之后用的更多。

    如果用生命树(伪)入门,便要两百五十万?

    火晶木倒是便宜不少,不过并不适合自己。

    “通讯?青姐?”路君瞬间从葛优躺变成了正襟危坐,毕竟刚刚做了代言,总不能让人家觉得自己懒散,烂泥扶不上墙。

    看了一品木材的价钱,路君算是知道修炼有多费钱了,前期还好说,越往后越费钱,对这份工作也重视了许多。

    “明天早上来会里,管事会教你拜门的礼仪,下午举行拜门。”青竹丝简单明了道。

    “明白了。”路君点头道。

    挂了通讯,路君继续翻看光网,一直翻看到晚上,初步定下来两种木材。

    扭头对玩了一天游戏的两人道:“你们二人若要住下,就住另外一个房间,若不然就明早来接我。”

    “那我们先回去了。”两人顿时窜起来,在这打游戏哪有去夜总会玩游戏有意思。

    ……

    帝释天夜总会。

    金峰于陆一人搂着一个少女,与几个大汉哈哈大笑。

    对于商会的很多人,这样的纵情声色,放浪形骸,以及是日常了。

    何况两人在商会中虽然是小么,但也算是底层小头目了,下面还有铜章、铁印,无论走到哪都能玩的开。

    “呦,这不是金风玉露一相逢么,今儿这么高兴,有什么开心的事,说出来让大家一起开心开心!”一个跋扈的声音随着突然推开的房门响起。

    哪怕不看来人,只听这声音,金峰于陆的脸色就阴沉下来:“蒋钊,滚出去!”

    “两位爷攀上高枝,这架子端起来了啊!”走进门的是个二十多岁的青年,一脸的横肉与跋扈,穿着个马甲,露出精壮的胸膛和满是肌肉的双臂。

    “蒋钊,同门之间严禁私斗。”金峰按着于陆沉声道。

    “门规大啊,谁敢私斗?我第一个捏死他。大家是来寻开心的,我就是过来看看有没有什么开心的事儿,你们说是吧?”蒋钊微微俯身,目光在诸人脸上转了一圈。

    “虽然不能私斗,不过切磋总可以吧?”蒋钊咧着嘴,举起双手,做出一个向上的动作。“同门切磋,互相提高么!两位不是连切磋都不敢吧?”

    “这不是在门里